四川地震心理援助手记之五
来源:原创  作者:王劲松  发布时间:  2011-09-27 点击数: 3347

    2008年5月30日

     早上,同行的几人中说早上7点发生过余震,他们感觉到轻微的晃动和震感,而我和其他几位老师都毫无觉察。在四川地震灾区,标语和横幅特别多。早上,看到有的军车上写着“不怕牺牲、不怕疲劳”的横幅,既为解放军的精神所感动,同时,也觉得:办事情如果能够按照人的正常生理规律来运作,效率也许会更高。

    今天上午,我们还是乘张军的面包车,到了温总理曾经去过的灾情严重的汉旺镇。越接近汉旺镇,路边房屋倒塌越严重,远处山上滑坡痕迹清晰可见。年销售100多亿的中央企业----东方汽轮机厂就在此镇,虽然称之为镇,但感觉比一般的县城还大,应该说,以前的汉旺,是一个比较富裕的乡镇,现在还是能感觉到它地震前的繁华。我们直接驱车到了东汽广场,一个高耸的钟楼映入眼帘,指针定格在14时28分,这一数字已成为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深入震区,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废墟,成片成片的家属区,现在全成为两层楼高的“垃圾堆”,延绵几十里,平坦的路面居然可以无端抬高1米多,山上的巨石可以轻松轧断碗口粗的树木滚入河流;小汽车如同摔坏的玩具;7、8层高的楼房80%被夷为平地,第七层楼可以变为一楼,而下面几层完全压扁,有的房屋支撑柱从2米高处断裂,张开大口,如同吃人的獠牙,整面围墙的坍塌似乎在提醒人们“地震时,别躲在我旁边”,被单、沙发、背包、衣物、席梦思吊挂在摇摇欲坠的房屋上,书柜、冰箱、热水器等都变形或“开膛”。开裂的幼儿园墙体上还残留着孩子们可爱的儿童画,整个汉旺镇充满了刺鼻的消毒液和石灰粉的气味。街上的人不多,都带着口罩,废墟中总有人在徘徊。

    在一废墟旁,我们遇到了63岁的徐国瑞,徐大爷满头大汗,深情地望着废墟的某处,对我说:“儿子今年37岁,就死在这里,儿媳尸体是在家门口找到的,当时没有大型吊车,我急的团团转,我是用这根木棒来救我的孩子的。”他举了举手中的木棒,接着说:“家门旁这棵树是我亲手栽的!唉……”这棵被他称作“丫树”的梧桐树,主枝已被倒塌的房屋压断,好象也向我们诉说地震时的惨痛。现在,徐大爷天天都会来到这里——他从前的家园。我注意到,老人非常小心,他不愿意踩到儿子、儿媳被挖出的那一片废墟。当我抬头看他时,徐大爷满脸是水,早已分不清哪是汗水哪是泪水,他心中的悲愤无奈,溢于言表。我更多的是认真地倾听,让他有一个宣泄的出口,希望这种倾听能缓解老人心中的丝丝忧伤。我们留下了他的电话,临走,他似乎是在对我们说,又似乎自言自语:“一瞬间,儿子、媳妇、家、一辈子的心血,都化为乌有……”。

     我们到另一片废墟,看到有损坏的电话线转接器,破损的枕头上还残留有血迹,还有一本《私有企业登记册》散落在地。我们进入一家美容院,墙上图画上陈好依然展露出甜美的笑容,店里一片狼藉,我打开几个化妆品盒子,都是空的,不知是谁拿走了,据司机张军介绍,地震发生当天,有人去超市拿了东西就跑,我想,这也是人性的一种折射吧,人性的很多东西也不可能因一场大地震就彻底改变。

    东汽职工宿舍已经全部戒严,在东汽宿舍旁边,我们遇到了老人张永东,她和我们主动谈起了地震发生时惊心动魄的一幕,她们家住在三楼,在地震前一刻钟,家里的乌龟急噪地到处爬,她感觉奇怪,但也没多想,地震时,楼梯间很快被垮塌的砖头水泥堵住,无法下楼,所幸他们的房间还没倒塌,他女儿抓住一根电话线从窗口滑下,快着地时,线断了,但女儿总算安全着地,女儿在楼下就急得乱叫,让她也快下来,那时,她也顾不了许多,抓住三根电话线从窗口滑了下去,女儿在下面接她,她将女儿的左肩和腰部都蹬紫了,母女俩总算逃过一劫,只是在她张开的手上,留着电话线划伤的痕迹。讲到家中四位亲人均未受重伤,老人脸上露出一丝丝高兴的笑容。因为不知道这栋楼房何时拆掉,她天天要到这里来,目的是想能否取回一些自己家里的物品。我想,也许里面的每一件物品,都有一个故事。现在,这座6层的居民楼,由于2楼整个压扁,变成了5层,据张永东掰着手指计算,遇难者有23人。

    中午,没来的及吃午饭,我们赶到了九龙镇中心小学(幼儿园与小学共一栋教学楼),学校所有的楼房都不复存在,废墟上学生做的手工花在风中摇曳,废墟前摆放了3个花圈,其中一个挽联上写着:爱子杨文涛走好,父母亲留念。有学生家长告诉我们,这栋教学楼共有150多名师生遇难。走入学校的临时帐篷,遇到从废墟中获救的刘誉洋小朋友,他的父亲刘忠军也是从废墟中获救的,父子俩兴奋地讲述了他们的历险经历。现在,刘誉洋小朋友躺在两棵树之间的吊床上,一脸“安逸”,一只可爱的小狗在一旁和他玩耍,妈妈也幸福地陪在身边。当我邀请他参加明天“六一”活动时,他满口答应,并一再追问我节日礼物是什么,看到这天真活泼的孩子,看到这幸福的一家,我的心中也升起一丝慰藉。活着真好!祝福他们!

离开刘誉洋一家,我接触了九龙镇的村民何雕,他7岁的儿子在学校一年级二班就读,地震中不幸遇难,他想要“说法”,多次说“如果……就……”,嫌当地政府营救不力,他也谈到生活还要继续,交流时,他的眼神一直回避着我们,我与他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交谈,何雕的负性情绪,以及对未来的担忧感,和昨天武都镇的村民一样,没有那么强烈了。

    当我们准备离开时,一位学生家长李兴会突然找到我,希望我们能把这里的真实情况记录下来。很快围拢来几十个死去孩子的学生家长,他们有的手拿孩子的照片,有的拿着写给孩子的信,有的拿着孩子爱吃的零食,看到这一幕,我眼睛也湿润了。他们告诉我:自己孩子是憋死的,如果早救,如果学校将早已经定为危楼的房屋做适当处理,如果……孩子也许就不会死,这里上午有记者来采访,结果被校长制止了。我答应给他们照张废墟中的照片,将他们孩子的照片摆放在一起,用相机记录下这些遇难孩子的音容笑貌,也记录下很多家长站在废墟中捧着花圈的情景。之后,我和李兴会互留了联系方式,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安排时间,给他们进行心理疏导,他们也有此意。

    回绵竹时,已经下午三点,张军带我们到外来救援人员接待就餐点饱餐了一顿久违的米饭。之后,在我的鼓动下,带领5位同事来到德阳,购买明天“六一”活动发给孩子的礼品,在德阳变压器厂,张军和我跟职工澡堂的负责人说明我们的身份,他爽快地同意让我们免费洗澡,我们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这是我们来绵竹五天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真正的洗澡,洗去了一身疲劳,酣畅淋漓,浑身轻松了不少!

    晚上,在新闻中心充手机和相机电池时,无意中听到有人说,天天都是地震消息,都有点烦躁麻木了。我总习惯回顾一下当天的所见所感,地震发生18天来,地震成为新闻焦点,救灾信息不断见诸于报纸、电视、网络等媒体,别说是新闻工作者,就是一般老百姓,也许如此密集的报道也会让人产生疲劳,这是人的自然反应,是可以理解的。

    我在想,做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有建设性的事情,比如建立地震博物馆、遇难者纪念碑、哭墙等,这些都是产生社会记忆的有效方式,记住而不遗忘,虽无法挽回逝去的生命,但可以通过警醒,提高预防灾难意识,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大灾来时,损失最小。

    2008年5月31日

    早上七点,心理援助专家团全体成员都已经起床,按计划我们到遵道镇沈阳军区野战医院的营地草场上,和沈阳军区野战医院一道联办遵道镇欢欢幼儿园“六一”联欢活动。

    一到活动现场,我们就和部队解放军战士一起忙活起来,挂横幅、扎彩旗、吹气球、摆设备,很快就布置出洋溢着欢乐节日气氛的活动现场了。

    活动开始前,我与一些家长和孩子接触,其中有两位孩子家长,一直抱着自己的孩子,当我和孩子说话时,孩子立刻躲避我,更不说让我抱了。我注意观察了一下,两个孩子家长逢人便说,自己的孩子从欢欢幼儿园中获救后,再也不愿意上楼,甚至不愿意下地,总喜欢大人抱着,孩子晚上非得抱着妈妈睡觉,否则就哭闹不止,说话当时,两个孩子也断断续续地在哭着,躲着,总是显现出惊恐表情,似在“配合”着家长的描述。在活动的间隙,我抽空和两位家长交流一下,他们平时对孩子都非常“仔细”,照顾也十分周到,在他们的理念中:孩子小,危险无处不在。我给他们分析孩子出现现在这样情况的原因,让他们以后尽可能做到,不要见人就说孩子地震后就怎样怎样,因为孩子才2-3岁,如果大人总是这样讲,他们的小耳朵会听进去,成为他们行为的不良暗示,形成强化,总会按照家长的描述去行为,以后如果不这样做(惧怕),便会觉得自己“做错了”,这样对孩子成长非常不利,两位家长听到这样的说法后,开始都吃惊的“啊”了一声,细想之后又频频称是。

    值得一提的是,联欢活动开始之前,一位母亲领着一位光头、身穿黄色小背心的小女孩走了过来,小女孩头上还未完全愈合的创伤还清晰醒目,她就是新浪视频中介绍的在废墟中掩埋12小时,最后一位被救出的欢欢幼儿园张欣悦小朋友,今年2岁半。她一来到活动现场,看到五颜六色的气球、活泼可爱的玩具,就兴奋不已,这里走走、哪里摸摸,看不出有任何“应激后心理障碍”,在黄向要求下,她也很自然地在黄向脸上亲了一口,其他人也很喜爱她,逗她玩,小女孩也都表现的非常自然。我和她母亲交流时了解到,平时他们对张欣悦就很“随意”,没有过多限制她“这里危险”“哪里可怕”,因此,孩子胆子很大,在废墟中掩埋12小时救出来后,我们也象平时一样待她,也没有出现粘人、怕上楼、晚上哭闹等现象。对比上面两位家长,张欣悦父母的教育理念和教育孩子的方式就明显不一样,因此,孩子的表现也就不一样,这应验了心理学上的一句话:孩子的问题,一定在家长身上可以找到原因,即使在地震后应激障碍也不例外。

    “六一”联欢活动进行的十分顺利,来了多家媒体跟踪报道,其中拔萝卜、拔河、走独木桥等游戏孩子的参与性特别高,活动现场高潮迭起,解放军战士表演了手语舞蹈《感恩的心》,其中几个活动由我主持,当我拿着喇叭高喊“绵竹!”,大家齐声呼应“加油!”,我又喊“四川!”,大家又齐呼“加油!”。“绵竹,加油!”“四川,加油!”“中国,加油!”“奥运,加油!”的喊声响彻山谷,会场气氛再掀高潮。

    今天,每位参加活动的小朋友都得到一个书包、学习用品还有一些其它礼物,孩子们开心极了,连刚开始恐惧哭闹的两个孩子,也能够主动参与到后面的游戏活动中了。临走前,家长不断对我们说感谢,孩子们不仅收到礼物,开心了一天,连家长也增长了知识,如果没有你们,这个“六一”节孩子真不知道怎么过,听到这样的语言,我们都开心地笑了,多么希望这些地震中幸存下来的孩子能尽快的从阴影中走出来,健康成长!回归本应属于他们的快乐的童年生活。

    下午,回到绵竹安置区,与团队成员一起参加几家心理援助机构共同组织的“六一”演出活动。之后,我自己又走入帐篷医院,和两位受伤的村民做了较长时间地交谈,出来后看到一群孩子围着一位样子像圣诞老人的老外,这位外国人也是志愿者,他一会儿给孩子画肖像送给他们,一会儿又吹气球拧成不同动物或玩具模形送给孩子,看着“圣诞老人”和孩子们开心的样子,我想只要我们用心付出,哪怕只是一个人,也能给别人带来一片欢乐,就象《爱的奉献》歌词所写: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在我们的帐篷外,有人向我打听安置区情况,我无意间看到她旁边站着一个人,似乎很眼熟,定睛打量,原来是于丹老师。我们就站在帐篷外聊了起来,于丹老师于丹老师刚从绵阳安置点过来,今天她接触到一位17岁女学生,这位女学生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早日结婚,早日生孩子,原因是地震中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家。我想也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心理原因。于丹老师表现出担忧:“希望多些像你们这样的心理专家,能给予孩子们提供心理帮助,呵护他们的心灵。”

    近段时间,我也一直在反思地震给人带来的影响,如果任何一场自然灾害,没有与人的生命发生关联,我们也许很难沉痛以对,生命贵于财富,生命贵于机器、生命贵于名誉、生命贵于权位,生命贵于一切……希望30年、50年,甚至100年后,“四川大地震”五个汉字不只是科学或地理符号,而是带有生命、人本定格的记忆,记忆这个历史,使这段历史而为一个民族前行的血脉根基。

    2008年6月1-2日

    贲志亮领队每天都会向武汉市团市委汇报我们的工作情况,鉴于我们工作进展十分顺利,也做了很多实在工作,武汉市团市委决定我们明天返汉,因为是明天上午10点成都的航班,我们商定今天下午离开绵竹,一号晚住成都。时间过的真快,好像在灾区心理援助工作刚刚找到感觉就要离开了,心里有些不舍,感觉还有好多好多的工作需要我们去做。

    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多为灾区人民做点事,一号上午,我再一次走进绵竹安置区,在天池乡村民帐篷里,我与韦秀兰、陈清芳和9岁的赖婷婷交谈起来,天池乡村民都住在山上,赖婷婷的外公在这次地震中去世。陈清芳家今年贷款3万元养了40头猪,现在已经有100多斤/头,地震时猪圈塌了,猪死的死,伤的伤,活下的猪也不知跑哪去了,不能照管,也无法照管。她担心自己3万元欠债无法偿还,13岁的孩子在安置区上补习班。谈到地震最大的印象,她说:现在脑袋一片空白。又说感觉国家政策好,给我们吃、安置我们住,我们现在穿的也是全国人民援助过来的,但不可能一辈子这样。现在感觉比较烦,主要是没有事情做,坐着无聊,非常想回家。当我问到,如果政府将你们安置到比较发达,生活条件较好的地方居住,你们愿意吗?他们一致的回答是不愿意,因为在山上住惯了。多么纯朴的村民!是啊,我们都习惯按自己熟悉的模式生活和处理事情,这也是人的本性吧。

   之后我又来到接种预苗点,和魏德培医生和古丽娟护士进行了交流,她们的亲戚在这次地震中都有死伤,魏德培医生从12号起到现在,没有休息过一天,她的脚现在还是浮肿的,用手一按,马上出现深深的坑。我更多的是和她们谈灾后应激障碍的防治方法,临走时她们十分感激,并主动和我留影。

    下午五点,我们驱车到了成都,刘东渝和她丈夫尽地主之谊,请我们到一家很豪华的酒店吃饭,解了我们一行这么多天来的谗,川菜受到大家一致好评。

    6月2号10点,飞机准时起飞,当我俯看川蜀大地,如锦如织,抬眼望,天空清澈蔚蓝,相信原本美丽的四川,在全国人民的努力下,一定会再显天府之国的秀丽,因为我们同在一片蓝天下!

    到武汉天河机场,武汉市团市委领导手捧鲜花迎接我们,在机场我接受了武汉电视台和《楚天金报》记者的专访。

    对这次四川地震灾后心理援助感悟:

1、做实事,少做秀;

2、希望科学管理,协调安排,做到有理、有序、有效;

3、光有热情是不够的,加强专业技能培训,提高心理援助质量;

4、掌握规律,明确灾民需求;

5、避免重复伤害;

6、避免关爱过度,扩大受众面;

7、关注心理健康,提高心理健康水平;

8、加强灾难预防知识的普及;

9、灾后心理援助具有阶段性、长期性;

10、传授方式方法,提升灾民自我恢复能力(接纳、认知、情绪、压力),重新找到平衡;

11、先做志愿者,以朋友处之,慢慢融入对方的生活;

12、令其感受到一切都在恢复正常,让其渐渐步入正常的生活之中;

13、成年人稳定的情绪、坚强的信心、积极的心态会影响和鼓舞他人,使儿童获得安全感。

    对灾后心理援助建议:

1、灾后心理援助是系统工程:长期性、持续性、阶段性。政府切实帮助灾民解决现实困难;

2、构建爱和归属感:“一对一”、利用团体、网络、电话等手段;

3、组织专家,做好培训工作,扩大受众面;(心理咨询师、灾区教师)

4、利用12355,建立灾后心理援助热线;

5、编写心理援助手册、录制心理援助光盘,送给灾区学生;

6、组织需要帮助的青少年到武汉游玩,专业心理咨询参与心理互动;

7、邀请专家开设讲座、撰写文章、专业交流;

8、不治已病治未病,多普及心理学知识;

9、充分发挥媒体功能;

10、期望值不要过高。做我们该做的,做我们能做的。

    失去了,不能失去更多。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不失去更多!(全文完)

与灾区孩子一起过儿童节

欢欢幼儿园最后一位被救出的张欣悦小朋友

和于丹老师在一起

同一片蓝天

文章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对不起,暂时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