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地震心理援助手记之四
来源:原创  作者:王劲松  发布时间:  2011-09-27 点击数: 3452

    2008年5月29日

昨天晚上,这里下了小雨,因为我们提前在帐篷旁边挖了排水沟,虽然半夜可以清晰听到雨打帐篷的声音,但无大碍,只是自己脚头帐篷外拉链没有拉严,被滴落的雨水浸湿了一片被褥。今天一大早,贲志亮领队的同学柳世聪来到我们营地,他是骑车环行中国三年的“英雄”,现在也来地震灾区做慈善事业,在以后日子里,活动中我们一直在一起。

简单早餐后,我们按计划准备到绵竹市武都镇,经过绵竹市中心小学时,看到路边聚集了很多群众,我们下车看了看,学校广场上,有人拿着喇叭在对人们喊话,其内容是在解释、安抚群众的“官方语言”,经打听,知道他是德阳市副市长。我看群众的比较激愤,情绪很不稳定,群众是来要“说法”的,很多还手捧自己孩子的身前照片。其中一位拿出自己死去女儿的身份证:刘凤娇1990年6月12日 四川省绵竹市汉旺镇东林村1组。

我们在此向他们说明来意,寻找了8位武都镇村民,在村民带领下,我们一同驱车到了武都镇中学,那里的校舍已经变成一片废墟,有些学生家长还徘徊在废墟前。我废墟旁的蓝球场上,冒着蒙蒙细雨,与两位家长做了一对两交流,开始主要是听他们讲述:

武都镇中学学生有300多,“5.12”地震127名学生遇难,他们今天去绵竹市是找相关部门讨说法,家长认为政府说绵竹灾情很小,可以自救,致使地震后一直没有大型机械到场,学校教学楼一年前就查出是危房,但无人处理。人们听着孩子在废墟里喊 “救命” 无可奈何,心入刀绞。自己的孩子如果能早点被救,也许就不会死。其中这名女士的孩子救出时已经昏迷,但醒后还能说话。当她描述孩子最后对她说的语言:“妈妈,我不会死吧?”“妈妈,我不想死!”时,她泪如泉涌。令人痛心得是,由于当时缺医少药,得不到很好的救治,再加上送往绵竹的车子也找不到,妈妈没能挽留住女儿的生命。他们俩的孩子都是自己埋在山里,到现在没人过问,没有人管。除国家赔偿5000元外,县政府只赔偿1000元,至今他们住在自己搭建的简易帐篷,每天每人1斤米。现在怕看孩子的物品,晚上睡不着,她已有40多岁,响应号召已经结扎,自己孩子死了,以后自己老了无人抚养,地震后到现在,感觉自己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成天在干什么。他们不能接受这种现状,情绪激愤,难以平复。

听着他们的讲述,可以理解他们心中痛苦、难过、不平和愤懑,以及对未来的担忧。共情地倾听之后,做了澄清式地提问:你们希望得到什么样的“说法”才会满意?问题一经提出,他们自己也很难找到准确答案,最后得出结论是:无论怎样要说法,都不能改变失去孩子的现实。我感觉,一个人越能接纳现实,内心的冲突就越少,此时他们的情绪已有所缓和。最后将关注点指向未来,用最合适的方式争取自己的利益。这位男士是木匠,女士的老公是做建筑施工,多谈以后他们的计划和打算,毕竟,生活还要继续!结束交流时,他们都表示十分感谢,感觉自己的思路清晰了,也轻松了许多。听到这样的评价,我内心告诉自己,这次决定到灾区来----值!

之后,我拍了些废墟的照片,一位妈妈指着废墟上告诉我,我孩子在一楼上课,他的座位在这里,我是在走道上扒出他的尸体的,房子几秒种就倒了,如果再有3秒钟,也许……。我用手拿起一块水泥预制板残片,稍用力敲了一下,结果真的断了!事实也许可以说明一切,它也折射出在“和平时期”很难暴露的深层问题!这场地震,也许不是决定人们应激障碍的唯一因素,甚至不是主要因素,地震不过是一个触发事件罢了。这场灾难,也许不可能永久地改变了我们的现实生活,只希望能给那些置身事外、没有遭受损失的人们一些提醒,不要在经历短暂的补偿性狂热后,又再度回到原有的模式中去,让人为的悲剧,不再重演!

下午,与李萌、黄向找到李娟,一同到沈阳军区野战医院,三方共同商定31日“六一”活动的细节及各方负责事项,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今天的李娟比昨天刚见时情绪平和了不少,我个人认为原因有二:一是昨天的咨询效果,二是近期有明确的事情可做。

在回营地的路上,我让停车,准备拍路旁倒塌的菩萨,这时,过来一村民,抱着他1岁左右的儿子,我们聊了起来,走进他家别有风味的农家小院,清静悠闲,很有特色,感觉地震前,这户农家很富裕。出来后,遇到一位老奶奶,她鼓起勇气向我提出一个自己心愿,要我帮她照张老屋的照片,并要给我钱,让我以后寄给她。我满口答应,但不要谈钱。她孩子在外地打工,一年下来有2000元多的结余,老伴已去世,这次地震房子虽然没完全倒,但二楼已坍塌,成为危房,她说这房子是她和老伴一辈子的心血亲手做起来的,真不忍心房子被拆,希望在她临死之前,能一直能够看到它!她又自语道,如果拆掉我还有能力还能修的起来吗?是啊,那受损的房屋是她爱的化身,是她的精神支柱,也是她全部的财产,这里曾经住着他的老伴,凝聚了她与老伴的一辈子的心血!我走进屋里,里面家具用品十分简陋破旧,唯一有生机的是被关着的两只老母鸡,老奶奶在自家门口生火作饭,菜是自家种的白菜和莴苣。看到这一切,我不禁心酸,一张照片,对于都市的人们算不了什么,但对于这样一位老人,也许是她活下去最大的力量。我给她和老屋照了很多照片,告诉她,请她放心,照片洗好,过塑后一定寄到她手上,并留下了她的地址:四川省绵竹市遵道镇太平村三组  杨光富。

这几天我们深入灾区,真切地感受到灾区人民的困苦,真的希望多为他们做些实事!返会的路上,我突然有种感悟,对杨光富老人而言,也许一张照片的承若,胜过十次咨询!

刚回到在安置点,看到一辆大巴车从我旁边驶过,后面跟着一群年轻人,定眼一看,车门旁边坐着张国立,原来是刘德华一行来灾区慰问了,有位小女孩用四川话说道:刘德华好帅哦!天将黑时,见到了来灾区做心理援助的杨凤池老师和中央电视台《心理访谈》节目主持人阿果,与杨老师做了简短交流,并合影留念。

晚上,在梳理今天的感受时,联想到来四川之前,有电视上报道,教学楼瞬间垮塌,孩子不幸遇难,家长们并非如报道中那样“情绪稳定”。我们看到的一切和新闻里播出的,会有不同。我感觉到的情况是,当地的灾民在谈到中央领导、谈到解放军救灾,他们都满脸的敬意,声音中充满感激。然而说起那些“贪官污吏”,他们又恨之入骨。或许这种矛盾的、纠结的情感,也代表了灾区许多民众的心态吧!

和灾民在学校废墟旁做咨询

 

废墟中找到的学生震前合影

 

和杨凤池老师在一起

文章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pSFtvGZjse:2011-11-05  
This does look pmrosiing. I'll keep coming back for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