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地震心理援助手记之一
来源:原创  作者:王劲松  发布时间:  2011-09-27 点击数: 3924

前言:2008年5月12日14点28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撼动四川,撼动了中国,撼动了世界。距震中汶川方圆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遭受重创,汶川、北川、绵竹、什邡、都江堰等地受灾严重。截止2008年6月4日12时,四川汶川地震已造成69122人遇难,373606人受伤,17991人失踪。累计受灾人数4555万。

2008年5月26日----2008年6月2日,我作为“12355灾区青少年心理康复援助专家志愿团武汉分团”第一批心理援助者,前往四川绵竹,参加了当地的灾后心理援助。以下你所看到的,将是我在这次志愿者工作中的真实记录。

5月25日在武汉市团市委会议室,进行了前往灾去心理援助的培训,培训活动分两部分:灾后心理援助具体方法和灾区自我危险的防范,团市委领导也参加了这次培训活动,强调最多的“安全问题”,中午我们一道吃了饯行饭,很多媒体也前来采访报道。每位去灾区的队员都发给一个军用行囊,里面装有印有统一标识的短袖T恤、帐篷垫和简单生活用品。

晚上,收到很多朋友慰问和叮咛的电话。自己感觉没有恐惧心理,按家人的说法是“有点兴奋”。

2008年5月26日

今天是这次灾区心理援助行程的第一天,早上5点起床,简单洗漱后,跟家人道别,带着家人和朋友的嘱咐及期盼,怀着有点激动和兴奋的心情,背上体积60升,重几十斤的军用行囊出发了。据已经抵达绵阳的同行郭峰说,情况比我们在后方了解到的要糟糕,做好一切准备。我们一行共九人,除七位心理咨询师外,还有贲志亮领队和《长江日报》记者李锐,我们搭乘武汉天河机场九点武汉--成都的航班,因为我们携带的行李、玩具、宣传册和其他物资比较多,办理登机手续花了近一小时。航班准时于10点半飞抵成都双流机场。

一下飞机,双流机场到处都是“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大幅标语,四川省团省委的两名志援者刘东渝(成都纺专心理咨询老师)和臧杰(成都纺专学生会主席)举牌顺利地接到了我们,在四川开展的心理援助工作中,她们俩一直是我们团队得力的后勤保障。在机场购物商场,准备采购我们这几天的粮食和其他生活用品,但由于价格太贵,只买了5箱矿泉水,后来驱车到成都二环路家乐福采购,等购买好所需的物资,时间已过了12点,我们匆匆买了炒面、稀饭、泡菜等,填饱肚子,准备赶路。

成都——这个中国有名的休闲之都,被很多人称作“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我对它并不陌生,它曾经给了我太多的回忆和感受。今天,因为一场大地震,我再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令人感受比较深的是,成都人悠闲的步伐和安逸的状态,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街头多了些“抗震救灾”之类的标语。一路上我随手拍下了几张照片,看起来成都的生活秩序在逐步恢复之中,没有太大的混乱发生。很难想象“5.12”那天,这里的人们惊恐失措,这里的道路交通堵塞瘫痪,这里的通信中断,这里的学校停课 ,工厂停工……

根据刘东渝和臧杰提供的信息,成都本地的高校这一周来基本都停课,可能会在5月26日开始复课;而其他一些学校已经放了长假,最长的假期直至8月之后。每天都会有高校学生担负志愿工作开往邻近地区,以走过场为主。成都人主要的心理问题并非由地震原发,而是余震造成的心理冲击以及瘟疫蔓延的恐惧。这时,我手机收到成都朋友的短信:“比地震可怕的是余震,比余震可怕的是预报余震,比预报余震可怕的是预报余震没有来”。我想,这也许是现在成都人心态的真实写照吧。

我们驱车赶赴绵竹,快到德阳时,开始看到路边出现了救灾帐篷,过了德阳城区,帐篷多了起来,路旁倒塌的房屋也映入我的眼帘,有的房屋瓦片震落,有的房顶垮塌,有的墙体倒下,有的房屋虽没倒塌但已倾斜,其中有一民房,整个一面墙倒塌了,房间里凌乱的物品清晰可见,当时我的感觉是------灾区到了!

到了绵竹,我们住所定在绵竹体育场的灾民安置点外面,刚搬下行李,就见一行人朝我们走来,其中很多是拿着摄像机和话筒的记者,原来是团中央第一书记陆昊来灾区慰问灾民和志愿者,陆书记与我们一一握手,说了些电视上经常可以听到的慰问语。

我们住的帐篷是北京回龙观医院心理援助团队留下的,他们已经在此工作了5天,今天晚上的航班回北京,正等我们到来,和我们交接工作。根据他们介绍,目前绵竹灾民安置点共有一万多人,成批成批的心理援助者赶赴这里,前来做心理援助的团体和机构有十个,这反映人们心理援助方面的意识在不断地提高,值得欣慰。但是,目前绵竹的情况是,心理援助的团体和机构各自为政,鱼龙混杂,缺乏统一管理和组织,特别是对安置区的青少年,有的是多个团体反复“服务”。北京回龙观医院心理援助团队临走前将剩下的方便面,火腿肠,垫褥等留给了我们,在此我再次对我的同行们说声感谢!

在以后的工作中,我渐渐感到,这里很多心理援助者并不那么专业,走走过场、满足好奇心的现象比较多,有的心理援助机构前来的动机,就是为了自己录制影像资料,在镜头前“做秀”。在这里,刚开始工作的团体很多是做心理问卷,我也看到了其他的一些心理援助团队的心理问卷,上面有200道选择题,甚至出现“地震后什么时候开始性生活?什么时候开始手淫?地震后第几天出现自杀念头?”等问题,我个人认为,地震距今天才15天,灾民们情绪情感非常复杂,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极其不妥,有可能带来灾民的负性情绪,多次反复地填写各种心理问卷,灾民也比较反感,甚至有人愤怒地撕掉了调查表。

同时,有些前线的记者们,在追求快速传播信息的同时,一次又一次有意无意地去揭了灾区人们的伤疤,一次又一次重复再重复地感受那种伤痛,诉说那种凄凉…… 当然,记者队伍参差不齐,也不能苛求每位记者都懂得心理知识,虽然我本人反感这些状态,但也只能忍痛去理解,只希望心理知识的普及尽快提高。

安顿的差不多了,我走出帐篷,安置区的重要路口都有解放军在站岗,他们带着口罩和手套。灾民的饭由部队提供,今天的晚餐是稀饭,菜是土豆烧鸡和四川泡菜,灾民排队打饭的队伍很长。路过新闻中心时,遇到了深圳心理援助团成员,他们来了10天左右,身体已有些吃不消了,谈到刚来时,这里物质极其匮乏,志愿者不能用灾民救灾品,包括食物,都不会发给志愿者,自带的食物只能躲着吃,否则灾民会认为,志愿者就是服务的,我们都没吃的,你们凭什么吃?也有80后志愿者,怀着满腔热情来,但太累,过两天就走了。现在已比当时的状况好多了,也有水用,开水可以去打,也有临时厕所可用,但还不能洗澡,他们告诉我们这里需要心理援助的人很多,将他们前期的经验教训与我们做了交流。

19点左右,我们坐在帐篷外,天空是我们宽敞的客厅,草地是我们华丽的地毯,一人一碗方便面,就着火腿肠、皮蛋、豆腐乳,开始了我们的晚餐,广场上帐篷一顶接着一顶,晚风拂过脸旁,天边夕阳西下,映红了半边天。饭后,稍作休息,我们即投入到工作中,绵竹大学生志愿者来前来交流,他向我们描述了很多自己地震时的感受,他的一位朋友,妻子在地震中去世了,现在他出现看谁的头发,都是歪的。我告诉他,如果你有朋友需要心理帮助,可以随时带他们到我们这里来。随后他带一同学前来咨询,该同学来时表情紧张,神情畏缩,现在走路和骑自行车都害怕接近楼房,我们通过陪伴式倾听、共情式理解和认知调整和他做了交流,告别时他自己感觉轻松了许多。这是来到这里正式接触的第一个案例。

这场地震,带给人们的不仅是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给活着的人们心灵也造成了重大的创伤,我现在才深切体会到:这里需要心理援助的人很多!用自来水简单洗漱后,钻进单人帐篷,借着路灯的余光写当天记录,又吃了自己带来的牛奶、饼干,感觉有点累了,准备睡觉,看看手机时间:00:38分。

 

整装待发

 

进入灾区

 

失去新婚妻子撕掉量表的灾民

文章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MYmVrZdVRAr:2011-11-06  
Now I feel stupid. That's crelaed it up for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