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室-----新生命的孵化器
来源:原创  作者:王劲松  发布时间:  2011-05-28 点击数: 3595

    有位初三孩子的家长,非常焦急给我打电话,他告诉我,他的孩子思雨(化名),近一月不想上学,也不想参加中考了,他准备把思雨“骗”到心理咨询室来,希望我能够跟孩子“聊聊”,劝他上学,并参加中考。以上这一幕,是亲子关系咨询中,家长的常见心态,其间隐藏的含义是:孩子不想上学,是孩子有问题;如果把孩子弄来心理咨询,问题就自然解决了。果真是这样吗?

        从这位家长提供的简单信息中,我明显地感到,思雨是不愿做心理咨询的,作为心理咨询行业,存在一种特殊的原则:来访者和咨询师是“求”和“帮”的关系,如果来访者没有求助意愿,咨询师就不能提供帮助。一个人如果不认为自己有问题,自己不想改变,上帝拿他也没有办法。鉴于此,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情况呢?我的处理原则是:谁痛苦,谁改变;谁焦虑,谁咨询。

        在初次电话交流中,我向思雨的父亲说明了以上原则。从目前情况来看,其实,他比孩子更焦虑,真正有愿望寻求咨询的也是他。我简单解释道,在心理学上,有一不争的事实:孩子的问题,常常是家庭系统出了问题,也一定在家长身上可找到深层次原因,如果家长开始改变,孩子的改变才可能发生。最后,我说:“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你愿意,你可先来咨询,我们一起分析孩子产生问题原因,才能对症下药。”他将信将疑地说“好吧”。

        3月20日,思雨的父亲按约来到了咨询室。我观察到,他一坐下来,就开始数落孩子的缺点:逃学、号召同学干扰不喜欢老师的教学,在家坐不住、喜欢三五成群与外面“小混混”闹事、跟家人说慌、脸上长痘过分关注自己形象、生活没有目标、玩网游、不愿与家人沟通、言行不一、反复无常……当我认真听完这一切,问道:“面对孩子这样情况,你们家长一般是怎样应对呢?”他无奈地告诉我,我们只有苦口婆心地跟他讲道理,气急了就用指责和挖苦语言刺激他,要不就把他关在家里,我和她妈轮流在家监视他学习。

“你觉得这样的方式,孩子改变了吗?”我接着问,

“如果改变了就好了!”他显得更沮丧了。

“那你现在可以得出什么结论?”我紧追不舍,

“说明我们的做法是无效的!?”他若有所思地反问道,

“你认为呢?”我也反问道,

“是啊,是无效!那我该怎么办?”他有点迫不急待了,

“你知道思雨在想什么吗?他又为何有这些行为?”我再次提问,

“……”他一脸茫然。

        接下来,我让他将思雨从出生到现在大致经历进行了回顾,特别是父母小时对待思雨的态度和方式,从中了解到,父亲对思雨一贯很严厉,经常指责和打骂孩子,妈妈又一味地呵护孩子,且喜欢唠叨。我将思雨现在的“不足”,与他儿时成长环境联系起来分析,分别都找到了其深层根源。他渐渐明白了,原来孩子所有问题的产生,都和家长有关,在此不再繁述。最后,我以家庭作业的方式,让思雨父亲回去后,努力先从几个方面改变自己:寻找孩子的优点,每天表扬思雨至少三次;不以自己的意愿强迫孩子;学会觉察孩子的感受,凡事先问孩子怎么想的。

        4月12日,思雨一家三人,都来到心理咨询室。为了更好地了解思雨内心活动,保证交流的有效性,我先和孩子单独咨询。从他进门时的表情,我明显感到思雨的阻抗,我先笑着问:“是你爸妈让你来的吧?”他点了点头。看他稍微放松了些,我问他对自己生活的满意度,可以打多少分?他说60分,接下来,我对其满意和不满意的具体内容,表现出很大兴趣,希望了解,思雨这时打开了话匣,很有兴致地聊了起来。我对他说的任何事情,都作无批判性地倾听,不时提点小问题,更进一步了解其内心感受。我问他对父母感觉最不满意是什么,他分别谈了三、四点,值得高兴的是,他主动告诉我,从上月底开始,发现爸爸变了,尤其是说话的态度和方式,变得不那么强势了,他感觉很好。之后,我让思雨和爸妈一起交流一下,他同意了。

        在一起交流时,我首先让父亲和母亲各自猜猜思雨对他们最不满意的地方,爸爸的回答基本和孩子感受一致,但妈妈说偏的较多,并且每说一个方面,妈妈都试图为自己辩解,每当此时,思雨都在不自觉地暗暗摇头。当妈妈谈到上网问题,脱口而出说思雨有网瘾,当谈到和朋友一起玩时,妈妈又自然地说别人是“坏人”,并不断指责孩子“管不住自己”、“不听话” ……我及时插话,让她问问思雨,听到这些结论式语言,感受是什么?思雨只好无奈地叹气。我们通过角色扮演,让妈妈逐步明白,以后和孩子交流,如何才能做到换位思考,只有自己的语言中听,才能进行良性沟通,否则,再好的语言,都等于零,甚至起反作用。最后,我们进行了约定,父母首先力争做到哪几点,思雨看父母在承诺,自己也主动承诺,只要爸妈能够做到,我也保证做到…… 

        又过了一周,思雨的妈妈再次来咨询,她兴奋地告诉我,虽然思雨有些习惯仍不太好,但孩子基本信守承诺,已经开始上学了,孩子也象变了个人。我们就前期情况做了总结,并对下一步父母的做法,进行了具体探讨。我们相信,思雨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正常和健康起来。回顾此案例,其实并不复杂,但有几点体会,想与大家分享:

        首先,我是运用家庭系统理论,作为主要咨询取向。该理论认为:每个家庭都是通过习惯性的模式和规则在维持生活。思雨的问题,是家庭内部一整套习惯和模式的外在表现,通过评定家庭成员间运作模式,就能够找到产生问题的根源。因此,心理咨询时,与家庭成员一起开展工作,把家庭关系作为一个整体来调试,能够更好地促成思雨的改变。我的体验是:在亲子问题的咨询中,如果不考虑家庭成员相互作用的因素,不观察家庭成员的互动模式,不把孩子放在家庭背景系统来理解,要准确分析问题产生原因,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从此角度来看,只有父母发生改变,孩子的改变才有可能产生。

        其次,在第二次咨询时,此时此地技术的运用。“此时此地”指的是在咨询过程中,当时发生的事件。要求咨询师关注来访者当下的感受、情绪、行为和反应模式等等。心理咨询可被看作生活的缩影,来访者人际关系模式会在此时此地表现出来,就象思雨的妈妈,在谈到自己问题时,她习惯为自己辩解,喜欢指责、过分唠叨、爱下结论式语言、喜欢控制他人、过分苛刻等等,都在咨询中真切地呈现了出来。我认为:人的问题,很多是关系问题,咨询中来访者会把自己无意识的知觉、态度和行为习惯投射在咨询中。咨询关系是一种特殊的人际关系,借由这种关系,来访者可能学到新的人际反应方式,当这种学习的成果,运用到家庭生活和人际交往时,就能获得很大的进步!——这也是心理咨询的价值所在。

        最后,心理咨询需要根据来访者的问题,不断改进咨询过程。来访者的问题是动态呈现的,咨询师对来访者问题的认识也是动态发展的。正如本案例中呈现的咨询关系是一个发展着的过程。在咨询的每一阶段,咨询中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可作为咨询材料,咨询师的反应需要顺应而为,心理咨询可以是自发的,同时也可以是充满创意的,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人,也就没有完全相同的咨询。个案咨询的开始,宛如新生命孕育的开始,每次咨询结束,亦如生命破壳而出。心理咨询室,犹如新生命孵化器。

(本案例经来访者本人同意,化名登出)

 

折翼女孩:2013-8-06  
读完本文,感受到这位咨询师功底很深,内心从容不迫,气场强大,非常专业而且有良好的职业操守,是我们这些后辈学习的榜样,前进的方向。希望更多的人了解心理咨询,走进心理咨询,给自己多一个孵化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