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理”
来源:原创  作者:王劲松  发布时间:  2011-05-27 点击数: 3189

    当孩子出现问题,有些父母简单地理解为“不懂道理”,总要苦口婆心给孩子讲一大堆道理,有时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更加严重。他们带孩子来接受心理咨询,想法是让心理咨询师给孩子多讲些道理,认为心理咨询师是一些会讲道理的人。这其实是对心理问题和心理咨询的误解。

    孩子出现心理问题,往往不是因为他们懂的道理太少,反之可能是太多了。孩子有困难或烦恼的时候,有时向父母倾诉,很多父母的回应总是讲一通道理,说许多“应该”和“不应该”的话。结果,大量的道理阻塞了父母与孩子之间的有效沟通,使孩子渐渐向父母封闭自己。

    父母如果知道,孩子向他们倾诉自己的困难和苦恼,不是要得到一大堆道理,而是在确认一种关系。在这种关系里,他们被倾听,被关注,被了解,被理解,被信任,感受“我是被爱的”,“我值得被爱”,“我有能力”,“在我需要的时候父母会支持我”,而这些会转化为面对困难和承受烦恼的勇气和信心。

  我在从事心理咨询工作,最想对父母说的一句话是:道理太多会伤人。只要有机会,我总会奉劝父母抑制一下讲道理的冲动,让孩子耳根清净。我想到周星驰的《大话西游》,感慨其中的发现和表现。在我看来,唐僧是天下父母的代表,他不停地讲道理,孙悟空受不了,连牛魔王的喽罗小牛魔们也受不了,只好上吊自杀,可见“道理”的杀伤力之大。表面看来,这是夸张的手法;细想起来,道理害人,实在是非常普遍的现象,甚至说道理杀人,亦不为过。

    有时候我会问这些父母:你讲的道理孩子知道吗?通过讨论,他们意识到,这些道理孩子都知道。但是,我问他们,为什么还要讲呢?普遍的原因是,他们担心孩子犯错误,走弯路,想用“道理”给孩子的生活上“保险”。但是,这样的做法有时会让孩子厌烦,产生逆反心理,导致事于愿违。

    我发现,有些被父母灌输了太多道理的孩子,在日后的生活中更不“保险”,他们表现得很“乖”,有强烈的依赖感,一旦没有父母的道理,就不知道怎么选择了,因而内心充满了不安全感。这样,父母的道理不但没有培养出孩子的自信心和能力感,反而使他们过度依赖,自我评价低,觉得“我是不行的”,对事物对人际关系有一种灾难性的信念。有句俗语说,一辈刚强一辈弱,生活中不乏这样的例子。

    我在辅导中探索它的原因发现,父母的道理太多、主张太多、建议太多,孩子自己的主见受到遮蔽,很难长出来,其自主能力的发展就受到了阻碍。一个没有主见、缺乏自主能力的自我是一个弱的自我,它是产生心理和精神障碍的人格基础。

  道理的构成总是些“应该”和“不应该”,有些人在成长过程中被父母灌输了太多的“道理”,头脑里形成了太多“应该”和“不应该”的规条。太多的“应该”会在头脑里培养出一个“我应该怎样”“我必须怎样”,也就是一个完美的、理想的自我。这个自我会按“应该和必须”的指令行事,凡事苛求完美,拒不接受人有缺点,人会犯错误,总是担心自己出什么差错,总在寻找绝对标准,害怕万一会发生不测。完美自我会把一个人的生活变成一场苦争苦斗,不管他在这个世界上获得多少业绩,都无法享受一定的幸福感和价值感,他们生活在不安全感里,严重者甚至会发展为强迫症,觉得周遭环境充满了威胁和敌意,在许多虚幻的恐惧里活得小心翼翼,担惊受怕。

    太多的“不应该”会压抑一个人的自我,却在他的头脑里铸造出一个非常强大的“别人”,这个“别人”象暴君一样控制了“自我”。

    记得读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英国老妇人,她的名字记不得了,就叫她琼吧。这位琼喜欢教训人,不管你做了什么,她都会对你说这不对那不对,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住在琼隔壁的一个老妇人可就受罪了,因为受到琼的长期影响,不管做一件什么事情,她头脑里都会出现:琼将怎么说? 以至她连早晨什么时候起床或一件家具该放在什么位置之类的事都无法决定了。

    这个琼就是我们头脑里的“别人”。如果它过于强大,过于支配,自我会受它的控制,使我们不敢表达自己的独特性,总是看“别人”的眼光行事,为得到“别人”的表扬卖力,总担心出差错,总害怕受责备。许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个“别人”的原型可能是早年的父母,他们总在那里不停讲道理,过多地用“不应该”指责我们。在我们的头脑里,“自我”与“别人”的合理位置应该是,“自我”占主导地位,“别人”是辅助性的,二者应是友好合作的关系。

    道理伤人还表现在:父母讲道理,孩子做不到,父母依然讲道理,而且一味怪罪孩子不懂道理。这会给孩子灌输一种对道理的偏执信念,似乎道理懂了,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但是,道理没有付诸实践,就长不出责任意识和行动能力,反而产生挫败感和虚妄感。挫败感来自这样的疑惑:为什么道理我都懂,就是做不到呢?他得出的答案可能是:我不行,我很糟糕。道理至上(就如同知识至上)可能培养虚狂,它表现为缺乏行动力,对人傲慢,以“我什么道理都懂”来拒绝改变。

    有一个青年患了神经症,十年来一直躲在家里,读了许多心理治疗的书,以“我比谁都更懂森田正马(森田疗法的创始人)”为理由,拒绝接受心理治疗。如果不懂实践的重要,为什么会说自己最懂森田正马呢?
  用一句非常简朴的话语表达了实践的意义:播种话语,收获行动;播种行动,收获习惯;播种习惯,收获性格;播种性格,收获命运。

对不起,暂时没有内容!